王丽坤偏爱竞技类真人秀:因为不用演

2017-11-03 09:34

当年没学过一点表演的王丽坤被徐克从北京舞蹈学院发掘,凭借出演电视剧版《七剑下天山》正式出道。之后,《北京青年》中演绎神神叨叨的任知了,在真人秀里素颜出镜,和吴亦凡搭档主演电影《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》……

  当年没学过一点表演的王丽坤[微博]被徐克从北京舞蹈学院发掘,凭借出演电视剧版《七剑下天山》正式出道。之后,《北京青年》中演绎神神叨叨的任知了,在真人秀里素颜出镜,和吴亦凡搭档主演电影《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》……

  虽然长着一副需要被保护的外表,但王丽坤骨子里却是十足的男孩子性格。从她参加的真人秀就不难看出,《星跳水立方》《极速前进》都是很多艺人不敢挑战的竞技类,而王丽坤之所以钟爱这一类真人秀,只因为它们“不用演,认真完成任务就可以了。”

  心态好,是她一直以来的处事原则。相较于其在电影《情遇曼哈顿》中饰演的努力争取角色、一心要赢的演员白淇,王丽坤说,“我觉得什么事情都有自己的定数,比如一个角色很多人去争取,如果能给你,那是你的幸运,你要努力做到最好;如果没有给你,你也要心安理得地去接受。”

  1 草原“坤哥”

  从小只留短发,喜欢打抱不平

  很多人提到王丽坤,都误认为她是江南水乡出生的女子,其实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内蒙姑娘。“我出生在海日苏苏木,是一个牧区。出来读书,很多同学都问我,在家是不是住蒙古包,其实并没有。我家门口种了好多好多水果,有一个果园,还有一个很大的菜园,牛羊马有专门的生活区域,外面是树林环绕,门口有一条河,说起来很童话的一个地方。”

  虽然并没有大口喝酒大口吃肉,但因为爽朗豪放的个性,很多熟悉王丽坤的朋友都喜欢叫她“坤哥”。骨子里,王丽坤还是个很仗义的姑娘,总爱打抱不平,“特别小的时候,有一次我都忘记原因了,反正打了一个男孩,我边打还边哭。后来我听我妈说,那个被我打过的男孩长大后,见到我妈还问记不记得小时候我打过他。”

  王丽坤家里还有一个姐姐,“我姐姐就像洋娃娃一样,每次走到照相馆,别人都说要免费给她拍照片,不要钱,拍完就会放在橱窗里,但从来没人这么跟我说过。我从小就是短头发,穿小西装、小夹克,像个男孩。我爸爸也喜欢我留短发,好几次头发长长了,他就用各种诱惑骗我把头发剪掉。”

  2 家教严苛

  练汉字,父亲要求一天写一本

  虽然父亲很是宠爱,但是在管教上父母对王丽坤从来都没有松懈过,“我爸有一句名言,就是‘我是爹’,他是不允许反抗的。小时候练字,他一下就给我买一摞田字格本,一天写一本。后来因为一本太多了,根本写不完,才改成了一天写半本。”

  10岁那年,舞蹈学校的老师去王丽坤所在学校招人,因为音乐老师特别喜欢她,极力推荐,“可是数学老师特别不想让我去。考学走那天,数学老师站在我家门口跟我妈说,不要让她去啊,她读大学一定是个好苗子。”

  在考舞蹈学校前,王丽坤并不清楚什么是跳舞,“初试时,我就拿了一把扇子,上去晃了两下,那扇子还是我们元旦表演时的道具。现在想来那根本不是跳舞,连伴舞都算不上。后来老师说那就练耳听音吧,根据钢琴的声调唱高低音。但是老师弹什么我唱的都是‘啊’,也不懂。可那老师就是特别喜欢我,我那时很矮,老师量身高的时候一直跟我说,‘你翘点脚呗,翘点脚!’”就这样,王丽坤顺利地考上了舞蹈学校,从此开始了住校生活。

  3 奖学金专业户

  学习不靠玩命,只为父母高兴

  “那个时候觉得,离开家去过集体生活很有意思。”结果刚入学,王丽坤打水的时候,就把自己给烫了。爸妈打好包准备带她回家休养,她却坚决不同意,“我说我还没上课呢,还没开始,你让我放弃怎么行。”

  烫伤没恢复好,王丽坤就赶着去上课了,“校长还在全校点名,说要向我学习,这么刻苦和认真。但我心里着急,想着别人都学好了,我却落了那么多课。”但王丽坤自认并不是一个玩命刻苦型的学生,“我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让父母觉得这个孩子成绩好。我有个同学是那种,写一篇论文老师说两天后交上来,她真的可以写两天。但我是那种两个小时就写完了,剩下的时间就去玩了。期末,所有的成绩都拿到手,我会给我妈打一个电话,汇报一下每门功课多少分,我妈很高兴,我的任务就完成了。”

  王丽坤的成绩一直很好,每年都能拿到奖学金。“一般一个班只有三四个人可以拿到,也是分档的,我的成绩是可以拿到最高档。”后来,王丽坤又顺利地考上了北京舞蹈学院,也正是在此学习期间,没有学过一天表演的王丽坤被徐克导演发掘,出演了电视剧版《七剑下天山》。

  4 想演人格分裂

  为拍戏,到精神病院体验生活

  真正让更多人关注到王丽坤的,还是2012年那部《北京青年》,她在剧中饰演了一个精神有些问题的女孩任知了。

  为了塑造好这一角色,拍摄前王丽坤特意去精神病院体验了一段时间。刚进精神病医院的时候王丽坤很紧张,“他们有探视时间,家属都会隔着玻璃看望他们,我去的时候,那些病人都以为是他们的亲戚来了,所有人都挤在玻璃门那儿看,眼神特别空洞。有一个人还过来说认识我,我以为他看过我演的戏,后来才知道他可能是瞎说的。还有人安慰我说别害怕,过两天就适应了。”

  在拍完《北京青年》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王丽坤还会有些神经质,“我经常会站在任知了的角度想事情。我和李晨[微博]以前拍过《理发师》,是部有年代感的剧,跟任知了完全不一样。后来我们一起吃饭,我说完一句话,李晨就说‘你现在是任知了上身了吧,怎么生活中也变成这样了。’”说到如今还对什么类型的角色感兴趣,王丽坤仍然会说:“我一直对精神病人好奇,之前看过一些电影,有些人格分裂的角色,可能有七重,我觉得特别有意思。其实他们是分很多种的,好多人平时是特别正常的。”

(责任编辑:longxiaojun)



北京赛车能改单吗? 北京pk10追号方法 北京赛车pk10程序出售 shiseidopk107在哪买 黄金赛车pk10计划软件
哪里可以玩北京pk10 北京赛车pk10稳定9码 北京pk10指定 pk10技巧(推荐 pk10定位胆技巧
北京pk10技单双大小规律 北京赛车pk10投注软件 北京pk10方法 北京pk10手机视频 pk10赛车信誉拉手微信
破解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资料分析器 北京赛车pk10双面挂机 北京赛车pk10投注网站 北京赛车pk10 开奖直播